□本報記者席鋒宇文/圖
  四川省涼山州會東縣農業和科學技術局種子站站長李旭是會東縣建縣之後產生的第二位全國人大代表。這位帶著眼鏡的女站長從1986年7月畢業分配到會東縣農業局工作至今已28個年頭。28年間,她都在和農民、土地、種植打交道。當選全國人大代表之後,她依然把關註的目光更多落在這些方面。
  “雖然已經是履職的第二年,可是我心裡還是覺得壓力很大。因為覺得差距很大,特別羡慕那些專家學者型代表,可以提出嚴謹有充分法律依據的建議。我需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李旭靦腆地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對《法制日報》記者說。
  其實,李旭在工作中的表現很優秀。1987年她被任命為農業技術員,1992年任助理農藝師,1998年任農藝師,2009年任高級農藝師。2008年被評為涼山州學術和技術帶頭人後備人選。參加工作至今獲得省、州、縣農業科技進步獎9項,獲得州水稻、玉米區域試驗獎4項,受省、州、縣先進個人表彰5次。
  一位女性從事基層農業科技工作,其中的酸甜苦辣可想而知。剛參加工作時,李旭在植保站從事病蟲害預測預報工作。因為做定點系統調查要在田裡獃很長時間,一次,回家後發現粘蟲跑到她的衣兜和褲捲里,嚇得她又跳又叫。“後來,天天早出晚歸與蟲子打交道,進行昆蟲解剖都是家常便飯,習以為常就不再害怕了。”李旭笑著說,從事農業工作條件苦、環境差,下鄉時皮尺、鋼卷尺、繩子、口袋隨身帶,常一身泥一身汗。以前群眾曾流傳著:“遠看像要飯的,近看像燒炭的,仔細一問是農業站的”。
  “但是,再苦再累我依然熱愛農技推廣工作。和農民打交道時間長了,感情也就沒得說了。”李旭說。
  種子,是李旭不離口的詞彙,也是她當選代表後比較關註的方面。在今年的全國人代會上,李旭提出修改種子法的建議。她感覺在基層實踐中,一些法律規定可操作性不強。李旭建議將種子種植的審批權下放到縣一級,各地針對當地實際情況選擇合適的種子種植。此外,李旭還提出,良種在農業生產中貢獻率占40%,因此農業發展特別是現代農業發展要良種先行。
  “農民對舊種子使用有一定的習慣性和依賴性,良種的推廣需要一個過程。最好的辦法是良種培育出來後先在示範基地進行示範種植,然後再進行宣傳和推廣,農民看到使用新種子收益高,自然就會接受良種。”李旭說,除了良種,還要有現代高產栽培技術。良種的培育需要現代農業科技,而示範基地的建設更是需要資金。她說,這就需要有一定科技和經濟實力的現代農業科技集團的加入。她希望農村特別是偏遠的農村能引進更多的現代科技公司加入。
  李旭還關心糧食安全問題、農產品質量安全問題、山區現代農業建設、少數民族貧困連片區以及邊遠山區交通和教育等問題。希望建立一些寄宿制學校,解決邊遠山區孩子讀書遠、讀書難問題,讓山區學校教學質量再上一個臺階。
  作為種子站站長,常年都需要工作在田間地頭,而這已成為李旭履行代表職責的一個好途徑。她一邊工作,一邊調研。在近期的調研中,李旭又註意到一些少數民族鄉人畜飲水安全問題特別突出。“我想好好調研認真思考,看能不能形成一個建議。”李旭對記者說,“作為一名全國人大代表,群眾對我們的期望很高。代表要不斷提高自身素質,加強學習,多多調研,聽取群眾的心聲,分析歸納思考,形成一份高質量的建議。”
  (原標題:修改種子法進一步增強可操作性)
創作者介紹

baby

pd51pdjov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